在济宁,有种感情叫“老仁”

济宁生活圈2019-10-27 16:37:24


??老仁,是济宁方言,指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儿,相当于南方的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或北方的光屁股一起混大的,一般不分男女。“老仁”“仁兄弟”是济宁人经常挂在嘴边的热词。


老仁,就是一个夹饼合着吃

一根冰棍轮流舔

一把瓜子分着嗑的人

连方便面也一起吃的津津有味的人。



老仁,就是相互之间

来不称大名

见面永远叫外号的人

身边总有一个伙伴外号叫大头~


老仁,就是不论有好事坏事,

永远第一时间给你报信的人。



老仁,就是不管你官大官小钱多钱少

一见面就不停数落你

而你却一点儿脾气也没有的人


老仁,就是平时多年不见

但见面却一点儿也不生分

立马就像老熟人一样无话不谈的人


老仁”之间的友谊,

常常不亚于亲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

但愿时光不老,

我们不散。



当你成功、开心、快乐的时候,

他们会和你一起弹冠相庆,

击掌祝贺,和你一起高兴的醉。

那些午夜过后仍在街头踉踉跄跄、

吆五喝六的醉鬼,

没准就是一群陪你成长的“老仁”。


如今的社会,

在权势地位的诱惑和经济利益的冲击下,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也变得越来越世故和功利化了。


亲戚之间的关系不知不觉疏远了,

朋友之间有“人心隔肚皮”的嫌隙,

同学凑在一起,

常常会自觉不自觉的比拼“混”的如何,

同事之间免不了职场上的明争暗斗等,

让人感觉特“没劲”。


对于承受着巨大工作、

生活压力的济宁人来说,

无处不在的疏离感

使他们更需要“老仁”?

来弥补亲密感的缺失。

童年结下的“老八”之谊,

往往少些功利,多些关爱;

少些拘谨,多些放松;

少些客套,多些随意。

在“老仁”面前,

人们往往更容易做回真实的自己。



如今的城市,高楼大厦多了,

人与人的距离却远了,

当年那种一个大院、

一排平房比邻而居,

我家包了饺子送去一盘,

你家煮了肉汤送来一碗的事儿是越来越少了。


当点点梨花落在身旁,

当丝丝细雨滴在脸颊,

当瑟瑟秋风拂进发丝,

当片片雪花飘进眼帘,

我们一起走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

人到中年,我才懂得我的一切和你息息相关,

我早已离不开你……


我知道渐渐的时光会带走很多东西,

却始终带不走我们的情谊。



昨日你我搭肩挽手走在旧时的路上,而如今...



愿现在的我们,

将来的我们,

都有最交心的“老仁”的陪伴。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岁月不逝,我们不弃

因为,我们是老仁”。


《因为,我们是“老仁”》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一起在胡同里瞎闹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在院里各种窜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在家门口跳着皮筋喊着马莲开花二十一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咱们一起玩砍包玩到急的时候喊定勾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在修房子的沙子堆里瞎蹦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傻呵呵的往沙子里撒尿和泥玩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从学校偷粉笔回到家美逼美的一起画房子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一到冬天就开始打雪仗满院儿跑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一起学骑自行车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有时候吵架分拨,谁也不理谁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一放学到家一起写作业么?

嘿,老仁!你还记得,咱们在一起的好多好多么?

嘿,老仁!都大了,联系少了,但是小时候的事儿我们都没忘,一直在心里记着。

不联系不代表不惦记

心里一直有你们这帮从小玩到大的仁兄弟们!

嘿,老仁你还记得么?

↓↓↓找工作 ?找房子?发广告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