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海男人搓麻将

红颜蓝颜何处芳菲2019-10-27 16:50:37

首先声明,我其实是不懂麻将的人,曾在20岁左右时短暂的学会过,但水平上不了桌,后来竟然忘了大半。

有时观看几个知性派友人搓麻将时,常在友人拿到“一筒”时不合适宜的说,这张牌多么像星巴克的LOGO。被低声制止后,我才惊觉自己暴露了牌。



? ? 虽是不懂,我却喜欢看上海知性男人搓麻将时的神色。他们表情通常都较为松弛,但说话却颇像谶语,食指中指优雅夹摸,眼神里有暗自的较量。

其实中国不少社会精英都喜欢麻将。胡适曾迷恋麻将,与潘光旦、罗隆基等人打麻将,梁实秋在旁边看闹猛。结果胡适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他曾说:谁也梦想不到东方文明征服西洋的先锋队却是那一百三十六个麻将军!

上海作家程乃珊有句话说:上海话叫“搓”麻将,比广东话台湾话的“打”麻将,显得文雅泰然,慢条斯理多了。“搓”,意味着一种细磨细揉悠哉悠哉,完全不用那么急吼吼极形恶状地“打”。

仅仅是一字之差,就把上海人的特色跳了出来。



据说在上海男人搓麻将的活动中,白板对煞是比较不受欢迎一种格局。白板对煞暗喻的是僵持,对大家都没好处,到头来一场空。

这是上海男人搓麻将的忌讳,也是做人的忌讳。经常做白板对煞牌型的人,生活中也必然很乌苏。

????以前不少弄堂男人搓麻将是为了“解厌气”,有的为了输赢些小钞票,如今上海知性男人对为什么嗜好麻将的解释也“知性”:有很多东西是钱买不到的,比如情感,比如机会,比如天气。隔家碰是乌云蔽日,上家碰是艳阳朗照。隔家碰是青楼一夜皮肉之苦,上家碰是梦中佳人做娇妻。隔家碰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上家碰是似曾相识燕归来。



知性男人搓麻将,一般没“风”不能和。所以我看四个上海男人一般都把风在手里攥得牢牢的,几乎把冷风攥成热风。你有冷嘲,他有热讽。风是抓不住的,谁能抓住风?上海人御风而行,这是上海人的聪明和能力。

麻将声声里,真不知有多少人生玄机翻云覆雨。

上海男人通常信奉:按牌理出牌。牌理即人情,就如同文学即人学,牌要一张一张地打,有主有次,路要一步一步地走,踏踏实实。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但如果是比较精彩的上海男人,细长手指温和的下手,但会冷不防不按牌理出牌,其实他的“不按牌理”里,自有一种“理”。这种“理”是灵光一闪的强悍,显出知性之外的性感。

? ? “宁和卡裆,不和对倒”是其中的一种,卡裆虽然狭窄,但深刻,对倒虽然宽泛,但平直,这是两种美学观念的斗争,是对中庸哲学的一种反叛,这在中庸之道盛行的上海,绝对具有某种极端美学的味道。东风压倒西风,或西风压倒东风,都是一时之选。人生何尝不如此?



????我始终觉得麻品就是人品。上海男人打麻将,一般有4类人,只消几圈麻将,对方的脾性习惯,见识城府,便可跃然桌上。

????一类是谨慎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每副牌都把下家看防得滴水不漏,虽然很少放炮,但也很少和牌。

????第二类是大胆型,关键时刻敢出险牌,炮放的很多,辣子赢的也不少。这就是我前面说的精彩男人。

第三类是耐心型,善于做清一色,牌顺利的时候门清是家常便饭;但是牌背的话,打什么来什么,容易情绪波动,输赢两张面孔。

????第四类灵活型,一副不愿意被人制约的脾气,对对和是惯用的秘籍。

????这四类特征,可以说是上海男人性格的大体框架。只是每个人的成分构成比例不同。


? ? 一些在上海奋斗的新移民,在还没融入上海之前,总会埋怨上海麻将不伦不类,东南西北春夏秋冬梅兰竹菊中发白全有,能吃能碰,一点特色都没有,跟上海一样,是个大杂烩。

? ? 但当他们融入这个城市,他们会比上海人更迷恋上海麻将的打法,上海麻将的精髓全集中在所谓的“花”上,所以首先比的是机遇,机遇好坏没的可说,你不用抱怨,于是只有在自己掌握的牌里比技术含量,这才是上海麻将的规律,也是在上海做人做事的艺术和城府。



有些人喜欢在球场上看男人,我有个不上台面的爱好,就是喜欢在牌桌上看男人,观察他们的言、行、神态。

就像小作怡情一样,小赌怡神。我时常觉得赌性的另一种解释就是血性。赌的过程,是检验一个男人质地的过程。气度、状态、心理素质、品德等都在赌的过程中显现出来。

bte365是那个博彩公司像《围城》里方鸿渐那样,和女人打场麻将赢了点小钱,就把得意全都写在脸上,盘算着去买那件中意的大衣,怕别人赖他钱,急吼吼去提醒,这样的男人注定了是个全无用处的人。女人使点小伎俩,就能把一个男人的底气揭穿。上海是个熟女何其多的城市,熟女是聪明人,见得多了,心也灰了,能沉住气、不浮躁、宠辱不惊、收放自如且在他身上较难找出破绽的男人,是多么难得。几个回合下来,她们就知道怎样的男人才能牢牢抓住她们的异数。

人生不能游戏,也不可认真,游戏会伤害别人,认真会伤害自己,上海知性男人深谙此理,所以他们玩麻将,不玩感情。


何菲,专栏作家,职业编辑(SMG新汇集团高级编辑),中国作协会员。擅写城市文化、两性情感、行旅美食。代表作《上海情丝》《上海熟女》《上海蓝颜》《酸男辣女》《快乐离婚》等九本,多次荣登畅销书排行榜。作品多次获奖、被广泛转载并收录进各类散文集。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